經濟下行,銀行“躺賺”到何時?

無論經濟如何變動,銀行卻“躺賺”的現象絕對不正常,它折射了金融體系內部某些深層的問題。是改變的時候了。

作者:本刊記者 何子維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6-17

銀行最近上熱搜成癮。

前有中國銀行原油寶穿倉事件,後有中信銀行違規泄露客户流水。就在銀保監會對中信立案調查同一天,5月9日,銀保監會又罕見地一次性掛出9張罰單,對國有六大行在內的8家銀行罰款1970萬元,理由是交易及產品信息的漏報、賬户明細及數據應報未報、信貸資金挪用等。

所謂銀行的一場信任危機,其實不用監管層處置,便已在銀行儲户中暗流湧動。

不過,銀行的日子過得如何,並不以別人對這個行業的看法為前提。隨着各行各業的第一季度業績逐一披露,銀行業用實力證明了“它還是你大爺”。銀保監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一季度,我國商業銀行實現淨利潤6001億元,同比增長5%。

要誇銀行一枝獨秀,並不誇張。GDP增速在這個季度為-6.8%,意味着一季度裏企業利潤、居民和國家財税收入,整體上都會下降。一正一負的強烈對比,國民和企業“集體為銀行打工”成為略帶自嘲和無奈,也頗為真實的感受。

銀行“躺賺”的好日子會一直過下去嗎?情況可能有變化。5月25日,央行相關課題組的一個報告稱:不排除年內出現銀行利潤增速零增長或負增長的可能。

怎麼回事?


它的利潤是華為五倍

互聯網是中國最炙手可熱的行業,騰訊和阿里被求職者眾星拱月。此外,華為也不錯。

不過,這些公司在銀行面前,恐怕“不堪一擊”。因為,即使是阿里巴巴、騰訊、華為再加拼多多、小米、京東在今年一季度的利潤綜合,比不上工商銀行一家。

具體而言,它們的淨利潤分別是,阿里為223億元、騰訊為294.03億元、華為為113億元、拼多多為-41.19億元、小米為21.60億元、京東為10.57億元,這六家公司的淨利潤加起來是621.01億元。而同時期,工商銀行的淨利潤為850.13億元。

中國六家最炙手可熱的IT公司的利潤總和,比不上一家銀行。但這不稀奇,因為在A股這種情況更嚴重。上市銀行的利潤總和有時候會超過其他所有行業利潤之和,是一個眾所周知且持續了多年的祕密。在疫情的重壓下,這一點也沒有改變,一季度6001億元的淨利潤就是證明。可以説,這是“躺賺(躺着賺錢)”。

以前,很多人一致認為房地產的利潤高。比如,任正非在去年年底就對媒體直呼:“我最應該的是去搞房地產,不應該搞通信,這麼傻,又苦又累又不賺錢。”任正非的話,讓不少人感同身受。

只是,如果任正非看過銀行的賬單,他就不會這麼想了。比房地產賺錢更多的,是銀行。以工商銀行為例。2019年,工商銀行營業收入為8551.64億元,華為銷售收入為8588億元,兩者相差不多,甚至華為略高。但是,一旦比較淨利潤,則完全顛倒。工商銀行達到了3122.24億元,而華為僅約627億元,只有前者大約五分之一。

如果説華為和銀行在“開源”(營收)上差不多,那麼,兩者之間淨利潤差距如此之大的問題就出在了“節流”(成本)上。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2019年,華為花了1317億元在科技研發上。顯然,銀行不需要這麼高的研發投入。

事實上,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銀行的業務受到的影響似乎不大。某大行東部沿海省級分行高管就向南風窗記者透露,該行在2020年一季度的貸款規模與2019年同期相比,旗鼓相當。

數據也印證了這一點。整體上,一季度的銀行業貸款增量可觀。央行數據顯示,2020年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7.1萬億元,同比多增1.29萬億元。顯然,這個增幅並不低。

有分析認為,一季度銀行貸款和利潤並未明顯受到疫情影響,很大程度是因為以下兩個原因。首先是政府各類提振經濟,對沖疫情影響的措施十分得力,一些優質企業依然有着強勁的資金需求。加之銀行也響應號召,積極扶持實體經濟,很多中小企業也得到了緊急貸款。

另一個原因是,大型銀行的核心客户很多都是國企和地方投融資平台,在經濟下行時,這些以國有信用為背書的貸款主體依然會貸款。實際上,他們還可能“逆勢擴張”。

比如,2008年之後,儘管民企貸款收縮,但一些地方政府平台公司和國有企業卻逆勢做大。所以出現了經濟下行,銀行不僅沒出現不良率大幅上升,反而還逆週期利潤上升的情況。 


中國銀行業碾壓美國

從數據來看,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超過3萬億元,M2同比增速達到11%,中國的M2增速已經創三年的新高。可見,銀行信貸依然活躍,這是銀行產生利潤的基礎。

但美國同行就沒這麼幸運了。一季度,美國整體經濟增長為-4.8%,比中國好一些,因為一季度美國受疫情影響還不太大。但是,美國的銀行業在一季度所受到的影響很大,遠比實體企業受到的衝擊大得多—美國四大行,即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富國銀行、花旗集團的淨利潤總計101億美元,同比下降62.9%。

在美國疫情走勢堪憂的情況下,究其原因,是美國銀行業大幅計提撥備,導致一季度利潤鋭減。

美國以上幾家大行在3月末的不良率平均為0.67%,較2019年年末上升了0.06個百分點,可以説資產質量是良好的。但是,到了4月,持續蔓延的疫情給美國經濟造成了嚴重衝擊,一個顯著的趨勢來自失業率的暴增。

4月,美國失業率達到14.7%。這個數字有多值得警惕—它已經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水平,僅次於20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期。如果一個個體連收入都沒了,相比償還貸款維持信用,那麼捏緊錢包精打細算地活下去就顯得更加重要。

對於銀行來説,這則意味着未來不良貸款預計將顯著上升。於是,美國銀行紛紛大幅增加了撥備計提,也就是用於覆蓋貸款的預期損失的資金,淨利潤自然就不可避免的下降了。一季度,美國四大行合計計提撥備240.73億美元,同比多提191.31億美元。

但是,大幅計提撥備並不是中美銀行利潤增長反差的本質原因。更關鍵的在於,中國銀行業的高利潤,是在高度依賴信貸支持的增長模式下突飛猛進的,即利差給這個行業製造的天然政策紅利。而國外銀行業的主要利潤來源更加多元化,包括了更多的中間業務和金融創新。

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曾指出,中國M2/GDP比重為美國的2.8倍,意味着貨幣大量超發。2018年年底,中國M2為26.3萬億美元,佔GDP比重193%;美國貨幣供應量為14萬億美元,佔GDP比重69%。

當然,不同經濟體的M2/GDP的比率之所以出現較大的差異,主要是不同經濟體所包含的統計口徑不完全一致,中國 M2 的統計口徑要大於美國。且不談存在爭議的M2/GDP比率,對比貨幣擴張的速度或許更有價值。

幾十年來,中國的貨幣一直處於擴張過程中,速度有時快有時慢,但總體上是非常快的,1985年至2019年的34年間,M2年均複合增速超過了19%,這是美國沒有的。

今年則再次加速。一個季度下來,我國央行資產(負債)總額36.54萬億元,較上年年末減少5756億元;與年化名義GDP之比為37.31%,較歷史高點低了近30個百分點,甚至略低於本世紀初我國資本大量流入啓動之初的水平。

但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收縮並不意味着貨幣從緊,因為M2很大程度源於銀行系統的“信用創造”,它們是派生貨幣,而不是央行擴表而產生的基礎貨幣。正如上述銀行高管所説,信貸依然在擴張,銀行的“利差”依然會持續。

不過,央行課題組的報告卻是一記警鐘。為什麼?


銀行該讓利了嗎?

5月25日,央行研究局課題組刊發《客觀看待第一季度銀行業利潤增長》一文引起較大關注,文章稱,“不排除年內出現銀行利潤增速零增長或負增長的可能”。

報告釋放了兩個信號:第一是風險預警,經濟下行,最終必然傳導到銀行。第二,銀行讓利實體企業存在一定空間,不排除監管將採取相應的措施,推動銀行業支持實體經濟,甚至“讓利”實體經濟。

首先,有分析認為,由於我國金融週期與經濟週期不完全同步,不良貸款風險暴露存在一定滯後性,加之疫情以來銀行業對企業實施延期還本付息等政策,在資產質量承壓情況下,後期銀行恐面臨更大的不良貸款處置和資本消耗壓力。

問題已經出現端倪。雖然我國銀行利潤絕對量較大,但利潤增速總體趨緩,盈利能力有所下降。一季度,商業銀行淨息差為2.1%,比上年同期下降7個基點;資本利潤率為12.09%,比上年同期下降115個基點;資產利潤率為0.98%,比上年同期下降4個基點。

更重要的是,在實體經濟面臨較大困難、銀行利潤絕對量較大的情況下,銀行讓利實體經濟存在一定空間。這一點與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不謀而合。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到,金融機構與貸款企業共生共榮,鼓勵銀行合理讓利。

在今年,這已經不是高層第一次表示銀行應該讓利實體經濟了,尤其是中小企業。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今年“兩會”期間就進一步表示,人民銀行將繼續推動降低貸款實際利率,延長中小微企業貸款延期還本付息政策。

這樣的趨勢明顯。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劉鶴和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等都曾明確指出,要加快中小銀行充實資本金滿足中小企業資金需求,要給民營企業家吃“定心丸”。 

不過,銀行“向下”支持中小企業,也並不一定就是虧本生意。首先,銀行經過多年的市場化改革和發展,本質上也是一個市場主體,它們需要盈利,要對公開市場的股東負責。同時,也必須有適當的利潤來維持資本金的充足。

實際上,在大數據技術發達的現在,貸款給中小企業,並不一定就是“高風險”。基於風險定價,中小企業的利息更高,業務空間並不小。而且,廣泛的數據採集和積累,無疑能降低甄別企業違約風險的成本。此外,資質優良的中小企業也具有成長為銀行長期大客户的可能性。

總之,無論經濟如何變動,銀行卻“躺賺”的現象絕對不正常,它一定折射了金融體系內部某些深層的問題。在經濟充滿不確定性的時代,銀行與實體經濟共進退才是正常的模式。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