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危險“呼叫轉移”

  部分地區將淘汰化企作為定量任務執行,對整個化工產業實行不鼓勵發展的政策。化工行業的巨大存量面臨轉移,專家強調,“沒有升級的搬遷是失敗的”,“警惕化工企業搬遷,又是一次危害大轉移”。

作者:本刊記者 向治霖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5
  才剛過去的2019年3月,是事故頻發的一個月。
  江蘇在月底接連發生3起事故,令人側目。3月21日,江蘇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爆炸事故,死78人,傷數百人。3月30日,江蘇丹陽一汽配廠突發大火,燒了一夜,所幸無人員傷亡。3月31日,江蘇崑山一公司存放廢金屬的一個集裝箱發生燃爆,死7人,傷5人。
  “化工第一大省”山東也沒能倖免。3月29日,山東青州市一珍珠岩車間發生爆炸,事故原因初步判斷為液化天然氣泄漏,致死5人。
  把時間範圍調至半年之內,國內化工企業發生的重大事故更有多起。僅在2018年11月,福建泉州在這月初發生“泉港裂解碳九泄漏事件”,造成69.1噸化學品泄漏。到月底,河北張家口發生“11·28”爆燃事故,涉事化工公司的氯乙烯氣櫃泄漏,氯乙烯擴散到廠區外公路上,遇明火發生爆燃,死23人,傷22人。
難道是因為監管不嚴?不,恰恰相反。
  監管部門對危化行業的監督整頓從來沒停止過,事實上,以近年來出現的大面積霧霾天氣和2015年發生的“8·12天津濱海新區爆炸事故”為教訓,始於2016年的環保督查,讓整個化工行業“地動山搖”。
  化工園區被整合提升,甚至多個省市規定“不再上新”。化工企業被限產停產、“關改搬轉”,力度很大。日益嚴苛的環保治理,已經影響到其經濟效益,據CCPMI(中國化工行業採購經理指數),化工市場在2018年的交投行情一度很清淡。
  但在歷經多輪整改之後,安全生產重大事故依然難以被杜絕。為什麼?
 
  安全之爭
  化工業是一個危險事故高發的行業,通過改進,精細化智能化的化工園區,能夠將發生事故的概率降至極低。但是,工業界有句名言:沒有絕不會泄漏的管道和罐體。風險在整體上是可控的,只是難保萬一,這本就是官方與民間都能接受的常識。
  不過,具體到某一個正在落實的化工項目,“常識”很容易失守,地方政府、民眾和項目方之間微妙的關係就被暴露出來,從而走向一場極容易失控的博弈。
  博弈的關鍵點,仍表現在項目“安全與否的爭論上”。
  PX項目的爭論便是典型。在前些年,廈門、青島等地出現過民眾抗議PX項目在當地建廠的事件,“謠言”隨之而來,把PX(對二甲苯,易燃低毒類化學品)描述為一種“高致癌物”,又稱國際通例中的工廠安全距離為100公里,工廠事故頻發等等。“謠言”進一步推動了抗議熱情。
  每當此時,“權威專家”又被請出進行科普,論證PX項目不同於小型化工廠,它是安全的、“幾十年來沒出現過大的安全生產事故”的。
  然而,雙方還沒形成共識之時,2015年4月6日,漳州古雷騰起大火,“PX工廠”騰龍芳烴公司發生事故,火光照徹天際。“雄辯”還沒有停止,“事實”卻已經到來,PX項目的這一境況,正是化工項目在尷尬處境中的一個映照:民眾越發固執己見,官方在有了層層安全背書後,依然難防事故的發生。
  前文所述的幾起事故,情形與之相似。山東、江蘇早已規定“一律不批新的化工園區”,舊有項目經過了環保督查,陳家港化工園區才在2018年被停產整頓,涉事企業也是在經過審批後復產不久。但是,事故還是發生了。
  化工項目似乎成為了城市的一塊“心病”,地方政府卻不能輕易放棄它。儘管“前科累累”,化工業的正面效益也很明顯,它帶來地方經濟的增長和龐大的税收,同時能夠提供大量的工作崗位。
  化工業內流傳着一句話:中國城鎮化史,也是一部化工企業搬遷改造史。這句話意在表明化工業的重要作用,如今看來,它也透露出化工業弊端的來源。—化工項目的落實,發展了當地的經濟,吸引來外地的勞動力,城鎮化隨之開始,原本距離市區遙遠的化工企業,漸漸被居民生活區包圍。
  在幾乎每一起重大事故中,工廠與生活區的距離太近,都是引起慘烈傷亡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常常被詬病為“化工圍城”,實際上是“城圍化工”。但這一困境很難解除,即便搬遷轉移了老廠區,並把新廠區設立在更遠的郊區,可是在同一行政區域內,騰挪的空間畢竟有限。而拱手讓給域外,地方政府又捨不得這些税收大户。
  民眾、地方政府和項目方,誰也動不得。事故發生前,政府和項目方論證落地項目的安全性,政府以行政監管、審批資質等手段,為化工項目的安全性背書。一旦事故發生,過往紕漏必將暴露無遺,民眾又一再驗證他們的“先見之明”。
  這就形成了一個死循環,“安全之爭”有贏家與輸家,但從來沒有結論。
 
  產業遷徙
  儘管地方政府十分看重化工業的經濟效益,割捨很難,但在城市化程度高的地區,化工業的轉移勢在必行。
  化工企業的落地選擇,並不完全取決於地方政府的“吸引力”與當地民眾的“排斥力”之間的博弈,它首先是一個市場行為。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的城鎮化進程較早,有着相對寬鬆的政策和人力優勢,化工企業紛紛入駐。
  隨着當地經濟的發展,土地、經營和人力等成本都在上漲,化工企業開始“西進”。產業轉移早在2008年左右就開始了,中西部地區作為承接地,化工產業的規模指標陡升。不過,市場驅動下的產業轉移量,與化工產業的總量相比“九牛一毛”。目前為止,東部沿海地區的化工企業數量依然佔絕大多數。相對完備的設施硬件、集中了上下游產業的園區配置,讓化工企業不能斷然捨棄。
  化工產業的轉移步伐很慢,直到2016年左右,行政干預加快了這一進程。
  在力度空前的“環保督查”之前,行政對化工產業的干預早有預演,這通常發生在安全生產重大事故發生之後。比如在2015年發生的“8·12天津濱海新區爆炸事故”,官方在短短一週後宣佈,濱海新區化工企業將集中到25公里外的南港工業區。
  悲劇的發生,迫使人們正視化工業在歷史發展中遺留下來的諸多隱患,加上全國大範圍出現的霧霾天氣驅之不散,環保督查行動在2016年全面開啓,使得化工業界“地動山搖”。
  小型化工廠是安全事故頻發的重災區之一,但在我國的化工行業中,中小型企業佔到化工企業的95%,排查任務的工作量很大。另一方面,由於化工園區長期處在粗放式的快速發展中,只是簡單地將企業放到一起,更像是“化工廠集中區”。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年底,我國共計擁有601家化工園區,其中年產值100億元以下的園區有404家。這反映出我國化工園區數量過多,一些園區體量過小,協同效應不強。
  面對積累多年的化工業中的頑疾,2016年以後,各地開始提高行業門檻,“在數量上做減法,在發展質量上做加法”。具體的執行路徑是,化工園區被重新評定、整合提升,而化工企業則被倒逼着優化產業結構。
  在這種治理下,佔絕大多數的小型化工廠,很多因不能達到相關標準而被限產停產,或直接抽身退出。
 
  危險轉移
  中西部地區是化工業的“大後方”,這裏的原材料資源豐富,產業配置也在進一步完善中。值得注意的是,在環保督查的壓力下,一些難以在東部沿海地區安身的化工廠,轉入了相對寬鬆的中西部地區。
  發表於2017年10月的一份調研報告中,針對江蘇省9市180户化工生產企業的調查數據顯示:“有少數企業希望通過將產能轉移至環保壓力相對較小的地區,來應對本地環保趨嚴的壓力”,2.78%的企業選擇產能轉移至中西部或者東南亞地區。
  被迫產能轉移的企業,必然是高污染的危險係數高的小型化工企業。
  調研者發現,在2016年以來的環保督查行動中,中小型化工企業受到的影響最大,過往粗放式的微型化工企業無力承擔環保設施的配套成本,只能選擇停產。而中小型公司即便達到了環保指標,成本往往超過它的利潤一半以上。大型公司受到的影響較小,歷經環保治理後,產能優勢反而進一步提升,成為通吃的贏家。
  正如前文所述,化工企業數量中佔比95%的是中小型企業,在市場環境的巨大變化之下,這些企業的抉擇,決定我國化工業中的隱患是將減少,還是一次危險轉移。
  化工業內早有專家呼籲,“警惕化工企業搬遷,又是一次危害大轉移”。在2016年以前,由市場驅動着進行化工產業轉移時,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導致化工行業的危害越積越多、難以解決的營商環境依然存在,如地方政府的“GDP崇拜”,城市規劃過於隨意,法律法規的缺失等等。
  對化工企業而言,產能轉移到中西部地區或者本省落後地區,既獲得了當地環境承載力高的優勢,但也面臨新的營商環境的挑戰,可謂福禍兩依。
  江蘇鹽城的陳家港化工園區發生事故後,一名給涉事企業提供過技術服務的工程師告訴媒體,化工企業在被地方政府爭取時,凡事好商量,甚至連違規的排放污水都是被默許了的。可一旦進入園區,部分官員吃拿卡要,化工企業能否生產作業的這一關鍵,成為捏在對方手裏的底牌。在業內,管這叫“笑臉相迎,關門打狗”。
  營商環境充其量是一個不祥的背景因素,技術設施的匱乏,往往是重大事故的直接導火索。產能轉移的中小型化工企業中,大多數本就是因為缺乏相關的環保與安全生產技術。在轉移到更規範寬鬆、技術落後的園區或地區後,危險係數反而更高。
  化工事故的爆發點,多在環環遞交的中間環節。中小型化工公司受到環保督查的影響,被迫搬離了較為成熟的化工園區,反而將風險鏈拉長,中間環節摻入了更多不可控的因素,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化工業的危險係數。
  比如,在較為成熟的化工園區,工業原材料和石油、天然氣等資源的運輸,是有工業管道或集中處理區這些設施支持的。一旦離開這些廠區,便利不再,化工企業自行承擔了的所有工作,並由勞務工人來完成,這在安全生產的角度上看是一種倒退。
  不過,中小型化工企業的產能轉移,在如今已經沒有回頭路。
  環保督查之下,包括江蘇等一些化工大省在內的多個省份,都先後宣佈不再批准新的化工園區。在政策的具體落地實施中,部分地區將淘汰化企作為定量任務執行,對整個化工產業實行不鼓勵發展的政策。化工行業的巨大存量面臨轉移,專家強調,“沒有升級的搬遷是失敗的”。
  現實是另一回事。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